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正文

《同年兵》讲述战士间真挚的战友情。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7-10

小品:


同年兵


作者:木石


时间:当代


地点:医院


人物:杨明---一级士官,副班长,河南人。


肖大庆---列兵,通信员,四川人。


王大发---一级士官,班长,陕西人。


启光:{肖标准的齐步走上场,杨紧随其后。


杨:一二一,一二一,右转弯走一二一,左转弯走一二一,拐直角,摆直臂,抬头挺胸一二一,后转弯走一二一,脚要稳,颈要直,目视前方一二一,立定,夷,乖乖,走的不孬,有进步。


肖:哎吆,我的妈吆,班副,你饶了我吧,咱不练了吧?


杨:不练了,为啥?


肖:指导员叫咱俩接班长出院,不是叫我来训练,再说了,这不是操场,是医院,这老拐过来,拐过去的,人家说我。


杨:说你啥?


肖:说我有病。


杨:有啥病?


肖:有神经病。


杨:夷,咱走个齐步就有神经病,那要是踢几趟正步,那人家还不得说咱有"羊角风"。


肖:那是肯定的。


杨:你的意思是不练了?


肖:时间不早了,我们接班长去吧。


杨:接班长?那好吧,你向后转吧。


肖:干啥?


杨:回连啊。


肖:我还没接班长呢?


杨:班长我来接,你回去吧。


肖:那不行,指导员叫我们一起接的,完不成任务,我咋能先回去呢?


杨:算了吧,是指导员叫你来监视我的吧?


肖:哎呀,班副,你说啥呢?监视你干啥?


杨;你装啥糊涂,因为我是一个即将宋榈睦媳枷胗懈泶瘢挥邢胪ǎ傅荚迸挛液桶喑つ置堋?br> 肖:班副,你这话说的太没水平了,谁不知道你和班长是同年兵,一起当班长,一副一正,在一个锅里挖勺子五年整。你俩是志同道合、情同手足、亲如弟兄、工作上进、思想稳定。虽然都面临退伍,却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立足本职岗位,严格要求自己不放松,你俩咋会闹矛盾呢?娘哎!累死我了。


杨:夷,我的乖乖,肖大庆啊肖大庆,你真不愧是首长身边的人,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我这思想疙瘩指导员都做不通,你还想试试?


肖:班副,我那敢啊,但我还真不知道你到底为啥想不通?


杨:为了啥?咱们团今年落实新编制,有线班只有一个二级士官名额,我和班长是同年兵,谁走谁留要分清,要是组织上让我杨明退伍,我坚决服从。可他王大发不该耍阴谋诡计搞不正当竞争。


肖:班副,有这事?


杨:我还能骗你,连里研究退伍方案时,指导员把俺俩叫到连部,说有线班只有一个留队名额,让俺俩合计合计谁走谁留,是他王大发主动提出退伍回家,为这事,我还请了他吃一顿。


肖:你请班长吃饭了?


杨:可不,我请他吃了两大包方便面,昨天下午,王大发回连,在指导员宿舍里坐了一个多小时,走时还直抹眼泪。晚上,指导员就找我谈话,让我也做好退伍回家的准备,你说,这是不是不正当竞争?


肖:这能说明什么?


杨: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是王大发变了褂,又不愿意退伍了,言而无信,明一套,暗一套,在指导员那里又哭又闹,指导员心软,才让我做好退伍准备。


肖:班副,你误会了,没听说班长要留队。


杨:他不留队,指导员干吗让我做退伍准备。你别看王大发那老实巴交的样子,他心眼多着呢。


肖:不会的,班长想留队,凭他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他没有必要这样做?


杨:肖大庆,你说啥呢?他没问题,那我有问题?他心虚!你想想,今年的四会教练员大比武,我是全团第一,他可是连决赛也没进啊!


肖:你别忘了,教案和课件都是班长帮你准备的?


杨:好好好,不说这个,那八月份的抗洪抢险时,咱连的防线上发生了管涌,情况万分紧急,是我第一个跳下水,连团首长都表扬我视死如归,不怕牺牲,是个好兵。


肖:班副,你还好意思说那事,要不是班长救你,你早就淹死了。


杨:肖大庆,你---好,不和你说了,你啥也不懂,你说你是回连,还是接班长。


肖:我接班长。


杨:接班长就必须走齐步。


肖:我抗议。


杨:没用,说吧。是回连还是走齐步?


肖:我,走就走。 肖:走走走。(负气的走)


杨:一二一。


肖:走走走。(用力过猛,手中的包摔到地上)


杨:有意见保留,别摔摔打打的,这是什么?(捡纸)


肖:这是班长的。


杨:我看看。


肖;不行,秘密。


杨:什么秘密?秘密能让你拿着,手术通知单,王大发,腿部肿瘤,切除,这是咋回事?


肖:指导员叫我带给班长的。


杨:指导员,腿部肿瘤,切除,夷,这人算不如天算啊,(唱豫剧)王大发,王班长,这回你是走定了。


肖:班副,你怎么这样啊,班长都要动手术了,你还唱戏?


杨:(唱腔)没事的,只是一个小手术。


肖;小手术也不能唱。


杨:(唱)不,我要唱,王大发做事太不该,他不该搞不正当竞争,暗地里使坏,这次他的腿要把手术做,不能爬杆训练,我看他怎么留下来。哈哈哈,王班长,你走定了。


肖:(唱)我看不一定啊,班副,倒是你走定了,哈哈哈。


杨:肖大庆,你没事吧?


肖:我没事,可班副你有事了。


杨:我有事?


肖:班副,如果班长这时候住院作手术,那就没法退伍回家了,那你不就走定了吗?


杨:对啊!我咋就没想到呢?王大发啊王大发,五年来,啥事你都在我前面,当班长,你正我副,入党,你六月我九月,这次,你生病了,你太黑了。(班上)


王:谁太黑了?


肖:是班长。班长!


王:你们说谁太黑了?


杨:说你呢。


王:嗨,我们有线兵天天在太阳下晒,还能不黑?


肖:班长,你怎么到这来了。


王;你还好意思问,你们怎么才来啊,我自己办完手续了,正准备回连呢。


杨;王班长,你真回连啊,你可是重病在身啊!


王:啥重病在身啊,腿上长了一个小瘤子,吃点药好了。


杨:好了,听说这瘤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外面皮包着,里面坏着呢,不撕破皮是看不出好坏的。


王:那有那么悬乎,你看,我现在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


杨:那是他隐藏的深,看不出来,王班长,这人哪,有病就治,别捂着盖着,这有话就说,别藏着掖着,要不,到时候会害人的。


王:杨明,你今天怎么说话怪里怪气的,有点不正常啊。


杨:我肯定不正常,我又不会装。


王:装,装什么?


杨:自己明白。


肖:我明白,班长,班副是说,他今天不正常,可他想装正常,可越装越不正常。


杨:去去去,没你的事,班长,别装了。


王:你什么意思?


杨:还装,你早不生病晚不生病,为啥要退伍了才生病?


王:我这不是出院了吗?


杨:夷,你还装,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这是什么?


王:怎么在你这里?


肖:是他------都怪我。


王:这手术单没用了。


杨:没用了?用处大着呢,有了这张手术单,你出院是发扬风格,住院时本分应该,这是你留队的一张王牌啊。能进能退啊!怪不得,那天你对我说那么好听:杨明,你文化高,素质好,留下来更有利于连队建设。阿呸,花言巧语,骗人的。


王:杨明,你?


王:我什么?咋着,揭了你老底,恼羞成怒了。夷,想打人啊,没脸没皮,无情无义。骗子。


肖:杨明同志,你---


杨:我怎么了?我又不会骗战友?


肖:你、你混蛋。


杨:夷,肖大庆,你敢骂我,我看你个新兵蛋子是没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你们别闹了。


肖:班长是为了你才出院的,你竟然------哼!


杨:为了我?


肖:班长要是想留下来,还出院干啥?


杨:对呀,你出院干啥?


王:说心里话,我是不想离开部队,可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新老兵交替是保持部队战斗力的根本保证,多少年来,一代一代当兵的都是这样过来的。况且,我们两人必须走一个啊!这张手术单我是请指导员保密的,如果我做了手术,就无法及时退伍,那样的话,我们连就会因为我,而被取消年终评选先进连队的资格。我也就会成为连里的罪人。


杨:班长,你的病?


王:没事的,回家后,我会马上做手术。


杨:不、班长,我找指导员去,你留下,我退伍。


王:别说傻话了,团党委会上决定的事哪能说改就改。


杨:班长-----我----哎。


肖:你们谁也走不了,听指导员说,团领导已经知道了班长的事,团长说了,决不让任何一个老兵带病回家,还专门向上级申请了一个名额给班长。指导员说,等老兵退伍了,再让班长回医院做手术。


杨:真的,你咋不早说呢。


肖:指导员叫保密,哎呀,我咋全说出来了。


杨:你别紧张,我们啥也没听见。


王:走,我们回连。


肖:怎么走?


杨:当然是齐步走了。


众:好,齐步走。(三人边歌边舞下)


相关阅读:
林肯DJ娱乐 dongjing-yule.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