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产业链视角下的互联网金融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5-07

产业链经济学认为一个行业的发展初期一般遵循两头低中间高的"武藏曲线",即上游的原材料开采、产品设计和下游的品牌营销、客户服务享有低附加价值,中游的制造组装、渠道分销享有高附加价值。而产业发展的成熟期往往遵循两头高中间低的"微笑曲线",即中游的附加价值逐渐向上下游转移。

我国的泛资产管理行业是一条典型的"武藏曲线",所以才有"渠道为王"的说法,渠道商赚取了整条产业链上丰厚的利润。互联网金融的业态林林总总,但也都匍匐在这条产业链上面,并且在渠道端上面聚集的公司数量、取得的成就都远大于产品端和服务端,这也是符合一般规律的。

渠道的力量

在渠道经营上面,虽然说互联网公司让不可一世的商业银行威风尽失有些夸张,但着实为它们上了一课。

这种成功绝非运气使然,一方面,在移动互联网革命的潮流中,互联网公司具有的用户需求信息化管理上面的优势被放大了;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经营多年积累的年轻粉丝们被迅速的引爆,甚至是迅速的透支。

欣喜之余,我们应该看到,商业银行是一个好学生,不仅在"形"上面学习移动互联网营销,而且在"神"上面纷纷进行事业部制组织架构的转变,试图激发出科技公司一般的管理生命力。

作为学生,想要超过老师,就要利用后发优势,不进行盲目探索,直接从老师手中借鉴现成的知识,商业银行具有后发优势,直接高薪从互联网公司中引进人才、技术,追赶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作为老师想要持续领先学生,只有不断开拓前沿,互联网公司唯有高速探索如O2O一类的新市场增长点,才能应对商业银行的蚕食。

后发优势实在威力巨大,互联网公司对银行,在现有互联网活跃用户中的优势,会持续的存在,但会持续的收窄。

后刚性兑付时代的机遇

渠道提供商还有一个近在眼前的机会,那就是刚性兑付消失带来的投资者风险意识的重塑对于渠道格局的深刻影响。

资产管理行业"渠道为王"的核心原因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比较严重,投资者不具备起码的金融信息获取能力和处理能力,造成了对渠道的过分信任。商业银行凭借深入居民生活、背靠国家信用的特点享受了这种红利,但是在渠道商却要对代销产品提供刚性兑付的不合理风气中也承担了较重的压力。

在经济增长速度维持高位、经济资产质量好的环境下,金融产品质量好,偿付压力问题并不突出。但是在目前经济增速下台阶过程中,经济资产质量出现普遍的下降,尤其在二元体制结构中不在资金配给体制内的私人部门,偿付能力出现一个明显的下滑。这个时候再要渠道商或者金融产品生产商去提供刚性兑付,压力是成倍增加的,刚性兑付的收益可能已经低于成本。因此在监管的统一规划下,开始引导投资者淡化刚性兑付的观念。

去刚性兑付是一个持续的、分阶段的过程,在产品生产商刚性兑付之前褪去的是渠道商对于代销产品的刚性兑付。商业银行享受的好处是从这种提供代销刚性兑付的压力下解脱出来,遭受的打击一方面在于银监会对其销售网络的限制使用,一方面在于投资者对于银行渠道的偏好出现下降。而互联网渠道本来就不承担"刚性兑付"的特性,此消彼长,构成了所有渠道商都可以享受的"改革红利"。

"闭着眼睛买理财"的时代很快落幕,但甄别金融产品风险的"眼睛"对于广大投资者并不易得,因此渠道仍然要充当投资者的"眼睛",投资者也会更加慎重选择和依赖自己的"眼睛",更加重视渠道的口碑而不是体制。

口碑的培养要耐得住寂寞,这是科技公司的长项,但在浮躁的互联网金融环境中并不多见。

无论是营销资产产品还是代销,唯有控制规模、择优汰劣,真正充当投资者的"眼睛",而不仅仅将互联网渠道作为摇钱树、一味追求刷新月销售额,才能在多如牛毛的网络渠道业态中避免昙花一现,持续享受银行失势、其他平台倒掉带来的红利。

产品创新更值得重视

相比于渠道上面取得的成功,互联网金融在产品设计上的成果不会从业务规模上面被很快确认,因此没有得到同样的关注。但事实上,互联网金融在产品端取得的成果并不亚于渠道端,未来的空间甚至更加不可限量。

最大的成果来自于产业整个顶层设计的创新,代表作是阿里巴巴的小额贷款业务。通过将活跃的信息流和资金流线上化,很好的改善了信息不对称这一根本困扰,堪称金融行业的"互联网革命",是真正的"外行领导内行"的颠覆式跨越。具体内容大家都很了解,不再赘述。

所有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都带着将信息化植入金融的高度热情,遗憾的是成功者寥寥。

P2P网贷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前沿,致力于对信用风险管理的信息化改造,至少目前来看难言突破。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不具备阿里巴巴和腾讯一样"站在巨人肩膀"的客观条件,试图从顶层设计着手进行全流程改造难上加难。

相比于互联网概念,金融概念如同法律概念一样并不饱含激情,但在信息化改造穷途末路之时,利用互联网金融的自身优势进行金融改造,能够释放一定的附加价值,为信息化改造争取时间。下面以证券化、再证券化的应用试举一例。

针对我国基础金融资产难流动、难拆分的特点,P2P网贷引入了债权收益权这一证券化的概念,是基于债务人主体信用进行证券化,实现资产流通功能的很好的尝试。

我国中小企业在商业活动中面临的一大困境就是应收账款多,但是应收账款票据化程度低,并且商业票据的流动性和变现能力很差,堪称导致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的第一杀手。应收账款收益权、商业票据收益权两种证券化工具具有广泛的资产基础,面临强烈的基础资产流通需求。进行脱离债务人主体信用的资产证券化和再证券化,并倚此打造可拆分、可流通的基础资产交易平台,具有继续探索的空间。

例子举得虽然诱人,却不新鲜。这类业务早就是信托公司、区域性金融资产交易所梦寐以求却又不可得的。监管机构明确提出不尝试再证券化,对于基础资产通过证券化流通的探索亦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针对金融机构跨越雷池的行为也都进行了规范。金融人才更加短缺的互联网公司进行这种探索显得更加不会有成果、也不会被允许。

善用监管红利?

但互联网公司在金融领域具有重要的相对优势禀赋--监管红利,即无明确监管部门、无明确监管规则、无明确监管手段,造成了某些金融机构做不了的业务互联网公司能做,同样能做的业务互联网公司付出的监管成本更低的局面。

这种红利隐性、边界不明确,但可能比互联网公司用户积累优势红利更加有效、持久。

从态度上说,我国金融监管技术水平并不过硬,造成了"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市场特点,而且金融机构乱操作的速度总是超过监管层的想象,规范过程的政策性时滞较长,对经济产生严重的影响,所以只能从严管理。但这并不代表金融监管机构不希望市场进行自发尝试,尤其是对于发达国家已经实践多年的产品和体系。

互联网金融业务规模小,很难掀起大风浪,并且即使成立了互联网金融监管办公室,监管权责在金融监管口和工信部之间也不明确。互联网金融监管办公室有监管责任的同时,也希望先让市场发展壮大提升自己的话语权。这决定了监管机构对于互联网公司金融业务探索的容忍度是很大的。

实力上孱弱的互联网金融,更要充分利用自己的相对优势,积极、甚至激进的进行产品端的创新和业务改造,试探监管的底限,为自己争取更大的业务空间。信托团购在前段时间被叫停,反映出了银监会对于自己旗下责任产品被公募化的抵触等较多有价值的信息,这种挑战就是有价值的,互联网金融应该多进行相似的挑战。

互联网公司在产品端建立的优势如同监管红利一样,隐性而不稳定,缺少重视,但却可能反而更加持久。今天互联网金融把自己卖个好价钱,靠的是存量用户,可能以后靠的是对于前沿产品探索、实操的经验。

但还是那句老话,挑战规则不等于挑战市场,产品改造的目的是为了风险缩减,而不是变相降低产品质量。今天的投资者的确容易欺骗,机会主义者获利居多、受惩戒寥寥,但只有敬畏市场者才会在未来被市场膜拜。

(来源:零壹财经)


相关阅读:
赢咖娱乐注册 http://www.kernelsec.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