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问政 > 正文

女人不哭 关注农村题材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07-10

女人不哭


【剧情简介】一个养鸡专业村的传奇,一个年轻寡妇的神奇命运。。。


【剧中主要人物】男:现代快报记者 女:年轻寡妇


【次要人物】老农,老妇,小混混,老板及村会计和孩子


群众演员若干名


(电闪雷鸣,小孩紧紧依偎在妈妈的怀里,脸盆塑料桶接漏水样,妈妈轻轻拍打着小孩)儿子,咱们不怕,啊,不怕。


(男打着雨伞上,作摇晃样表示风雨交加)这鬼天气,下了一个月了也不见天晴。(敲门状,女方喊)谁呀!


【男】是我!


【女】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男】我路过,顺便看看你们娘俩怎么样了。


【女】我们挺好的,你走吧!


【男】(叹一口气,摇摇头走开,雷电声更大了。灯光暗去,场面切换)


(村委会办公室,男急匆匆的上。)会计,会计。


【会计】(把脖子伸着老长)怎么又是你?


【男】(陪着笑脸)我是想问问…


【会计】(不耐烦的打断问话)小寡妇家的低保办的咋样了。


【男】(激动的)对,对对。


【会计】(没好气的)我就纳闷了,你说你一个外乡人怎么突然对小寡妇家的事情这么热心。


【男】(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嘛。


【会计】(讽刺的)八方支援,我看你是醉翁之意还差不多。


【男】(摸着后脑勺赔笑道)会计,你见笑了。


【会计】(用手指着对方的鼻梁骨)我就说呢,还真是另有企图。


【男】(不知所措的)会计,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会计】(神气十足的)呦嗬!还想耍赖是不是,告诉你,追小寡妇的人都排成队了。(拍拍对方肩膀)我劝你啊,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回转椅子坐下)


【男】(不住点头)那是那是,(哀求样)不过。。。


【会计】(不耐烦的)我说你有完没完,跟你讲多少遍了。


【男】(跑到会计的桌前哀求道)会计,你看她们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啊!你就发发善心,做做好事,尽快把这事给办妥了吧!


【会计】(大怒)你是吃饱了撑着是不是?跟你讲多少遍了,村委会还在就这事情做专门研究,研究,你懂吗?


【男】(后退几步)我懂,我懂!


【会计】(咆哮)懂你还不走,你还想干嘛?


【男】(继续后退到门边)我走,我走。(转身又回头)会计,抓紧点,啊!


【会计】(挥手)去,去去!犯不着你来教训我。(灯光暗去)


(幕景重启为农村水田照,女赤脚上,裤管卷起)大哥,怎么又遇上你?


(男拎着一条大青鱼上)噢,路过,路过。


【女】(自言自语)怎么又是路过?


【男】(看出女方心思样)噢!这两天雨下的特别大,就寻思着这鱼塘涨水了,想出来试试运气,还真不赖,(扬起手中的鱼)你瞧,收获还挺大的。


【女】(张大嘴巴惊讶的)不小啊,少说也有二十斤吧!


【男】(得意的)算你猜对了,整整二十二斤。(递上鱼)来,送给你,娘儿俩今天好好补补身子。


【女】(双手推开)不要,你自己留着吃吧!


【男】(再递过去)嗳!就不要客气了,再说了,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大一条鱼啊。


【女】(再次拒绝)那我也不能要,人家会说闲话的。


【男】那行!你就当我卖给你的。


【女】(不停的摆手)不行,真的不行!你不知道,孩子生病了,正发着高烧,这一两百元的我一时半会还不上的。


【男】(关切的问)孩子病了,那烧的厉害吗?


【女】(长出一口气)还行吧!这低保总算给办下来了,给孩子买了点退烧药,也只能这样了。


【男】(焦急的)那哪能行啊!应该送医院才对。


【女】(幽怨的)自家孩子谁不心疼啊!


【男】(强行把鱼塞到女方手里)不说了,你把鱼拿回家烧给你儿子吃了,钱的事咱以后再说。(急匆匆下)


【女】(望着男人下去的背影)这人怎么这样呢?


(老农挑着鱼筐上)闺女,田里管水啊!


【女】(抬头应答)噢,这两天雨下的特别大,我担心田埂什么的会倒塌,所以一大早就出来转转了。大叔,你卖鱼啊!


【老农】卖鱼,不卖不行啊!


【女】(诧异的)难不成你也缺钱花了?


【老农】(撂下挑子)哪呀!这黄梅天闷得慌,鱼养的密度大了容易缺氧。


【女】所以就挑大一些的卖掉些,可这两天鱼不大好卖啊!


【老农】是不大好卖,这一早上才卖掉一条大螺蛳青。


【女】(突然明白似的,将手中的鱼拎给老农看)大叔,你说的是不是这一条。


【老农】对,就这条!(纳闷的)我不是卖给那外乡人的嘛。


【女】那外乡人骗我说自己在河塘里抓到的,硬生生便宜卖给我了。


【老农】你大概是太激动了,这上水的只有鲫鱼鲤鱼,那有什么家鱼啊!


【女】(不好意思状)我大概是烧的糊涂了。


【老农】(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弯腰重新挑起担子)生病了要看医生,不要拖成大病就麻烦了。啊!(摆摆手下)


【女】(点头致谢)谢谢大叔关心。(突然想起什么)孩子!(急步下)


(幕景切换到破旧的小屋,女拎着鱼急匆匆上)孩子,孩子!(没有回答)孩子,(将鱼随手放到地上,声嘶力竭的)孩子!


(老妇急匆匆跑上台)大妹子,(上气不接下气的)闺女,我知道你回家见不到孩子会着急,特地跑过来告诉你,孩子被外乡人接走了,说是要带孩子去医院,你说这外乡人也真够怪的,自打你家那个出事以后。。。


【女】求求你,不要说了好不好!(转身跑进屋里,抱住枕头放声大哭起来)


【老妇】好了,不说了。(进屋拍拍女人的肩膀)忙了一上午,还没吃东西吧!我屋里还有早上没吃完的稀粥,我给你端一碗去。(下)


(女人哭声更响亮了,灯光暗去后,重启,幕景为炊烟缭绕状)


(孩子牵着男人的手一蹦一跳上)妈妈,妈妈!今天叔叔带我去吃肯德基了,我没舍得吃,带回来给妈妈吃了。(扬起肯德基全家桶)


(女人一把抱住孩子)谁让你到处乱跑了,你想急死妈妈?


【男】我路过你家门口,看到孩子高烧不退,就带他去县医院了。


【女】(翻箱倒柜的)那一定花不少钱吧!我给你。


(孩子缠住妈妈)妈妈,我今天挂了两瓶水,人家宝宝哭了,我对叔叔说,我是男子汉,我不哭!


(女人一把揽过孩子)好孩子,妈的好孩子!


(孩子用衣袖替妈妈檫眼泪)妈妈,你说过的,我们不哭!


【女】(放开孩子)对!我们不哭。(继续找钱,一角五元的凑)


【男】(拎着接漏水的桶进来)大妹子,不要找了,你就算凑够了我也不会要的。


【女】(斩钉截铁地)那不行,我穷归穷,骨气是不能丢的。


(小混混嘴里叼着香烟,挖着牙签,二五不当的进来了)呦嗬!都这样子了,还讲骨气,有种!


【女】滚出去!


【小混混】呦嗬!狠起来了,(上下打量男人)你是谁啊?你怎么不滚,(转身用手指点着女人摇头晃脑的)噢!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孩子吓得跑到妈妈怀里)妈妈,我怕!


【女】(一边安慰孩子一边怒骂)放你娘的狗屁!


【小混混】(恼羞成怒的)行啊,你有种再骂啊!


(男人抱着膀子横在小混混面前,小混混吓得倒退几步)你是谁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转身碰到盆,顺手拎起盆里的青鱼就跑)


(孩子吓得又在妈妈怀里哭出声来)妈妈!(女人继续安慰孩子)不怕,啊,不怕。


【男】(追出门外)站住!(一把扭住小混混的左手,小混混疼得龇牙,自动放下手中的鱼。)


【小混混】你等着!(狼狈出逃)


(老妇急匆匆地上,手里挥舞着锅铲,对着小混混背影跺着脚骂道)这次饶你不死!(转身对男人陪着笑脸)呦,你也在啊!


【男】(点点头)路过!(慢吞吞地离开)


【老妇】(把头张望着屋内)闺女,还没吃饭吧!到我家吃点吧,别饿坏了身子,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女】谢谢你阿婶,我不饿!


【老妇】(不住地摇头)嗨,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


【男】(突然回头,径直走到门前)大妹子,有什么委屈你就哭出来,哭过了就会好过些。


【老妇】(埋怨的)你这人也真是的,干啥不好,教人家哭,人家已经够委曲的了。


(屋内女人嚎嚎大哭,孩子不知所以的一个劲的叫着妈妈。男人一声不吭地离开,老妇在后面挥舞着锅铲骂道)缺德,外乡人缺德!(停下后看到地上的青鱼)呦!这么大的鱼啊,再不杀臭掉了就可惜了。(对屋内喊)闺女,到我家吃点饭,啊。我帮你把鱼杀了,你过来拿。(自言自语的)这外乡人,难不成。。。(摇摇头下)(灯光暗去)


(灯光亮起,幕后公鸡叫,孩子欢快的跑出家门)妈妈,妈妈!太阳出来了。(女人随后走到门前,用手向身后撸了撸头发)是啊!太阳出来了。(俯身对孩子说话)妈妈今天到街上找点工作看看,你到隔壁奶奶家去玩,记住!不准欺负邻家妹妹。


(孩子欢呼雀跃的)噢,去玩喽!(转身对女人招手)妈妈再见。


【女】(勉强的微笑)宝宝再见!


(镇劳动服务中心,女人对柜台内)师傅,给我一张求职表好吗?(接过递出来的求职表)谢谢!(走到小桌子边认真填写的样子)


【老板】(昂首挺胸的夹着公文包走进大厅,嘴里还唱着歌曲):“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环顾大厅一周,呲开破鸭子喉咙)招工啦!包吃包住一千五。(众人围住老板)我干,我干!(老板一看更神气了)招工,招工!这可是过了这村没那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扭头瞅瞅女人,女人抬头望了一眼继续填写求职表)


【老板】呦嗬!(敝开众人独自走到女人面前)这不是当年云中的校花吗?怎么,你也来找工作了?可惜呀!当年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了。(众人附和着不怀好意的笑,小混混不知从哪钻出来,摇头晃脑的)可惜呀,这泡牛屎永远不能翻身啦!(老板激动地拉住小混混的手)你说什么,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小混混】(指手画脚的)这人都说一家养女百家求,当年我可没少追她啊,她,她连正眼都没瞧过我。后来。。。


(老板焦急的问)快说啊!后来怎么样了?


(小混混喝一口纯净水,舔了舔嘴皮继续,女人怒目圆睁,站起身看着小混混)后来。。。


【老板】快说呀!快急死我了。


【小混混】(胆怯的退后两步)后来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同村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孤儿。


【老板】(双手摇晃着小混混)你有屁快放好不好,我都快急死了。


【小混混】(拿眼睛瞅了瞅女人,禁不住又到抽一口气,往后又退了两步)这村子里在她男人的带领下都发展养鸡来了,前些年也确实赚到了不少钱。可去年外面爆发的禽流感让全村的活鸡都没了销路,她男人不自量力拉了全村没卖掉的活鸡进城去卖,结果是赔了活鸡丢了命。(背后一阵唏嘘声)


【老板】你是说她男人死了?


【小混混】因为严重超载,加上疲劳驾驶,最终在一个漆黑的雨夜,男人(用眼睛再次斜了一下女人)翻车了。(女人终于忍不住趴在桌上再次放声痛哭起来)


【老板】(得意忘像)好,嗯,好!


(众人不解,小混混结里结巴地问)老板,人家都这,这样子了,好什么好!


【老板】(径直靠近女人)大妹子,你要不嫌弃的话,就随了我到矿上去,我管你吃管你住,另外每个月再给你两千大洋零花。你看这桩买卖如何!


(女人依旧哭声不断,众人议论纷纷)【甲】原来是想包二奶啊!


【乙】太缺德了,这不是趁火打劫嘛!


【丙】就是,就是,太不应该了!


【小混混】(一脸无奈的)老板,你也喜欢她啊!


【老板】(陶醉地)想当年,她可是我的初恋呢!


【小混混】(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可她,她现在只是个寡妇啊!


【老板】寡妇怎么了,我要的就是这个味!


(女人突然停止哭泣,将手中的求职表揉成一团,狠狠地向老板脸上砸去)


(老板一只手捂住被砸到的脸,一只手点着女人)好,砸的好!泼辣果然不减当年。


(众人暗自窃喜,小混混连忙给老板抚摸脸颊,老板顺势打掉小混混的手,指着正往外走的女人)给我拦住她,别给她跑了。


(小混混一个箭步拦住了女人去路,却遭来女人的一口唾沫)


【老板】嗬,有种啊!(问小混混)敢不敢给我打,打一拳给你一百大洋。(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钞票炫耀着,小混混看得眼睛都要直了。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怒目圆瞪着对方)


【老板】打呀!舍不得了是吧,行,你打一拳我再加一百,两百!(边说话边晃动着那足以让人窒息的老人头)


(小混混咬了咬牙,晃了晃那麻杆手,就在他伸出拳头的一刹那,突然晴空一声霹雳,震得小混混倒退了好几步)住手!(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混混】(惊讶的)怎么又是你?


【男】路过!(女人扑倒在男人怀里,再次放声痛哭起来,男人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老板】(怒气冲冲的冲到男人面前)哪来的野狗,胆敢跑到老子地盘上撒野。


(小混混慌忙跑到老板耳根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老板听过以后立马阴转多云)兄弟,你忙,你忙!(灰溜溜的夹着公文包和小混混狼狈离去)


【男】大妹子,(男人双手搭在女人肩上)相信我,好吗?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女人哭得更凶了,群众在一片惋惜中摇着头散去)


(灯光渐渐暗去,再亮时幕景为正在砌墙的场面,群众正热火朝天的拌砂浆递砖头)


【老妇】哎呦喂!(用围裙边抹手边迎了上去)恩人,大恩人啊!正说着今天上梁要去请你呢。


【男】(边上边摆手)这么高兴的日子,能不来吗?(抱手致谢)各位父老乡亲们,谢谢你们!


【老农】(一手拿着一块砖凑够来)大兄弟,说这话你就见外了。要不是你跑上跑下的,咱们闺女这房子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开工呢。


【男】(不解的问)怎么这么多人喊她闺女?


【老妇】这你就不明白了,咱闺女和全村人都亲着呢。


【男】你的意思是。。。


【老农】(打断男人说话)咱闺女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还坚持变卖了所有家当,付清了咱全村的卖鸡钱。(哽咽着,男人掏出一个小本本记着什么)她男人自小就没了爹娘,家里只剩下年老体弱的奶奶,就靠穿百家衣,吃百家饭把他养大。这娃娃在全村的资助下好不容易读完了高中,他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说是一定要带领大家养草鸡致富。这小子说干就干,刚开始也走了不少弯路,最后遇到了闺女卷着铺盖和他搬到了养鸡场。才真正赚到钱,就在全村跟在他们后面大兴规模养草鸡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外面开始流行禽流感了,这全村人那个急啊!在他们夫妻俩的带领下,防疫工作到位了,可城里人不愿意再吃鸡肉了,咱全村养那么多的草鸡要是卖不出去的话,可是要出大问题的啊!(众人抽泣着,哽咽着)


【男】那后来呢?


【老农】(抹一把老泪)后来,她男人就自己买了一辆轻卡,说是把全村的草鸡拉到大城市去卖,就在拉到最后一趟的时候。。。(所有人度失声痛哭起来,男人依旧不停的在小本本赛记着什么)


(女人用三轮车拉了一车西瓜上来,孩子在后面吃力的推着)大叔大婶们,天气太热了,大家歇口气,吃块西瓜解解渴。(停稳三轮车后切西瓜,捧着切好的西瓜挨个送时纳闷地问)大家今天怎么啦,上梁的日子应该高兴才对啊!不会是怪我没钱买好酒给大家喝了吧?


【老农】(抹一把老泪,大了喉咙说)对,大家今天应该高兴才对!来,吃西瓜!


【女】(捧一块西瓜到男人眼前)恩人!你坐到荫凉处慢慢吃吧,太阳好毒,会把你晒掉皮的。


【男】不碍事的。


【老妇】对!恩人,坐到我家去歇歇,一会叫我家老头子陪你喝酒。


【男】(双手抱拳致谢)谢谢了!我今天来是想跟各位道别的。


【女】(惊愕状)你怎么说走就要走呢?


【男】噢!其实我是《现代快报》的记者,这次下乡是重点采访你们发展草鸡的事迹的,却万不料遇到了如此感人的线索,回去后我会好好整理资料,把它写成一部长篇报告文学的。


【女】恩人!你多日来对我们母子俩的照顾,我还没来得及报答您呢,还有你帮忙跑上跑下张罗贷款盖房的事,我,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男】没关系的,你应该感谢政府,感谢在场的每一位父老乡亲,众人拾柴火焰高嘛!


【老妇】可最应该感谢的还是你啊!


(众人附和着)对!应该感谢你啊。


【男】大家不要谦虚了,你们继续把养鸡专业村做大做强才是对死者的最大安慰啊!(转身对女人)坚强起来,你一定会幸福的!


【孩子】幸福就是奥特曼打小怪兽!


(众人全部会心的笑出声来)


(剧终)


敬请阅读7月22日上传的自传体幽默小品《环卫工相亲记》


联系电话:13851909053 qq:1532437316


相关阅读:
澳门百家乐 www.zbbwjf.com

【责任编辑:admin】